大衛既不是祭司,為甚麼可以穿以弗得呢?

作者 賴若瀚牧師.

qa大衛在第二次迎約櫃的時候,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在神面前跳舞(撒下六12-14),後來被自己的妻子米甲所譏諷(六16)。 問題是:以弗得是祭司在擔任聖職時所穿的衣服(參出二十八5-14),大衛怎可以隨便穿上?以弗得若只限於祭司才可以穿,大衛豈不是擔當著祭司的職任,如同掃羅不等待撒母耳前來就獻祭?為甚麼大衛沒有遭到神的管教?
  大衛對以弗得似乎有一種特別的鍾愛。當大衛在逃難之時,得知基伊拉城被非利士人所攻擊,他希望能前去保衛這城,但他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他只有六百名「烏合之眾」,可說是自身難保。大衛先求問耶和華(撒上二十三2),得神的允准後,他才往基伊拉殺敗非利士人(撒上二十三1-6)。後來掃羅知道大衛在基伊拉,就要去攻城並圍困大衛。這次他向祭司亞比亞他取以弗得,然後禱告求問神;他從神那裏得知掃羅必定會來,而且基伊拉人亦會將他交在掃羅手中。因此,大衛和跟隨的人離開基伊拉,免去掃羅前來滅城之災。(撒上二十三7-13)
  大衛第二次的求問,沒有因為祭司亞比亞在場而請他代求,他請亞比亞他將所穿的「以弗得」給他(撒上二十三9),然後用以弗得來求問神。大衛之所以鍾情於以弗得,相信是因為在以弗得胸牌上的袋子裏有烏陵與土明兩塊石子,是尋求神心意的好工具。大衛在作出重大決定時,經常會先求問耶和華。他懂得倚靠神,尋求神的引導,與掃羅不一樣。掃羅在走投無路之際,竟去求問交鬼的婦人(撒上二十八章)。而大衛在逃難時,寫下多首他渴慕神的詩篇,將與神親近的情懷表露無遺。他在長期逃難的逆境中,因為有主成為他的盾牌、高臺與避難所,他能處變不驚,化險為夷。
  從大衛穿上以弗得迎約櫃的事件,有人認為大衛可能有祭司的職分。此外,他在逃難時曾與跟從的人吃聖所擺設的陳設餅(撒上二十一1-6)。大衛既然做出祭司所做的事,由此推斷他必定具有祭司的身分。根據這樣的論據,可以歸納說大衛是將祭司、先知(參徒二30)與君王三種職任集於一身,正好預表耶穌基督的三重身分。
  當然,我們不能否認大衛在聖經裏十分被看重的事實,因彌賽亞要從他的皇族線而出。馬太在記述耶穌基督的家譜時,特別將大衛的名字放在亞伯拉罕之先(按原文的次序),並且用大衛名字的數目14(大衛希伯來文的名字DVD加起來相等於14),作為三個14代的數目。 然而,這些事實加起來,都不能證明大衛具有祭司的身分。因為在舊約裏,只有利未人才能擔任祭司,大衛是猶大支派的人,不能越線。 另外,主耶穌在引述大衛與跟從的人吃陳設餅的事件時,最後加上一句:「這餅除了祭司以外,人都不可吃。」(可二26) 那麼,大衛穿以弗得在神面前跳舞事奉,相信乃因為以弗得只是大祭司的一件工作衣。大衛在迎約櫃事奉神的時候穿上以弗得,並不意味著他擔當了祭司的職任,神沒有將大衛這行動與掃羅獻祭等同視之,因此沒有跟大衛計較。也許,大衛這行動與他在危急之時吃了陳設餅一事可以相提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