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至聖真道上「自我增值」

作者 賴若瀚牧師.

jude引言
  西諺說:「大智討論思想,中智討論事情,下智討論人。」(“Great minds discuss ideas. Average minds discuss events. Small minds discuss people.”)在這個只注重感官滿足的年代,不少人不肯在思想上下工夫,生活隨流飄蕩,心思無法植根在穩當的根基上。不少人在人生的路上只求簡單便捷的答案,不願付代價尋求生命的真諦,無法辨別生命中的淤泥或瑰寶。

  綜觀教會中,不少信徒同樣只滿足於表面的儀文、熱鬧的活動,沒有在「思想」的領域上加把勁。哥林多後書十章4-5節說:「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今日教會所面對的屬靈爭戰,往往是思想領域裏的爭戰。我們必須在這方面攻破撒但的營壘,將人的心意奪回。教會若不守住「思想」這片城池,就會被異教之風吹動,飄來飄去。我們如何在「思想」的領域上站立得穩並打勝仗呢?關鍵是「在聖靈裏」和「在真道上」。
  猶大書的作者勉勵信徒要在信仰上要竭力爭戰。這是指在思想上、信仰上、真道上的爭戰。猶大書的讀者,當時可能受到似是而非的道理迷惑,被引誘偏向不道德的生活。猶大為回應當時的處境和教會受到的衝擊,寫成這書信,鼓勵信徒要在信仰上站穩,因為他們正活在一個越來越多人離經背道的末世中。我們也活在末世中,而且比昔日猶大書的讀者更接近末期。我們亦面對錯謬教義的威脅,並常受到罪惡的試探。因此,猶大書的信息對我們是適切不過的。
  整卷猶大書的經文,是一個對稱的三明治結構。書信一開始,就要讀者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爭辯 (3-4節)。結束時,再次提醒他們要在真道上自建 (20節)。中間部分則集中描述假師傅的錯謬及他們將面臨的結局。
一. 要為真道打美仗
  「親愛的弟兄啊,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3節)
  「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是指甚麼?這是指神特別的啟示,也就是透過使徒承傳下來的神話語的規模,是信仰的核心真理,後來被記載下來的聖經(參加一23;提前四1)。「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正是下文第17節所提及的「……使徒從前所說的話」,亦是下文20節所說的「至聖的真道」。提多書稱它為「共信之道」(多一4);彼得則描述它為「傳給他們的聖命」(彼後二21)。這「真道」,《新譯本》譯作「信仰」。
  綜觀以上的經文,這「信仰」是基於神不變的啟示,不是由人自己「研發」出來的;也非出於人的喜好,而是根據神的永約和祂所啟示的真道。這信仰是「一次交付」聖徒的,因此是完備的,不須要再加添或修改甚麼,並且要代代相傳、生生不息地傳下去──從猶大書寫作的時候,延伸至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直到主耶穌基督再來。
  那麼,猶大書在這裏所講「為真道爭辯」是甚麼意思?為何要為此爭辯?原來,「爭辯」是一個複合詞(ἐπίαγωνίζεσθαι),在新約中僅出現過一次。它是希臘文中「爭戰 / 摔跤」(αγωνίζεσθαι)一詞,加上一介詞 (ἐπί),表明強調的意思。「爭戰/摔跤」意指須要努力和付代價,在戰場或運動場上爭勝。在教牧書信中,這詞譯為「打美好的仗」。猶大書在這裏所用的複合詞,加上了強調用語,是「盡心竭力為真道打美仗」的意思。
  猶大書勸讀者要提防他們中間的假師傅,以及似是而非的教訓,並要竭盡心力去維護真道。猶大書描述的處境,跟今日的世代是極為相似。第一世紀的教會中間,有着許多假師傅,在信徒中間來往出入,所傳的卻是似是而非的假道理。這些假道理表面不易看出來,但從這些人的生命和他們的為害,便可以得知他們所傳的背離了真道,越過了神純淨話語的規模。猶大描述這些人是「偷着進來」的(4節),此語表明他們並非光明正大,而是偷偷摸摸的,與提摩太後書三章6節所說的相似:「那偷進人家、牢籠無知婦女的,正是這等人。這些婦女擔負罪惡,被各樣的私慾引誘」。
  因此,當神的國擴展,當教會不斷成長的時候,仇敵也會工作,把稗子撒在田間。假師傅、假教訓也會偷偷進入教會中,以一些「新道理」的姿態來吸引人,淡化神純淨的真道。就像人偷偷進來把水放進酒槽裏,把酒稀釋了。假師傅也往往將虛假的信息摻雜在真理中,將神的真道淡化。這些淡化的伎倆包括:將絕對的看為相對;將客觀的看為主觀;將神意變為人意。
  雖然教會的事工似乎仍然一切如常。但在不知不覺間,這些稀釋了的信息,或假道理的暗湧,便會在教會中流傳,滲透信徒的心靈,擄掠我們於無形。今日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社會福音等異端,是我們可以很清楚辨別出來的。但魔鬼在這個新世代亦製造了不少另類的異端,如: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它們在表面上看來不像是異端,有時甚至會讓人覺得是特別屬靈的,吸引不少熱心的信徒或慕道者,比明顯的異端更防不勝防。若信徒的聖經根基不深,對所信的真道掌握不夠透徹,便很容易受騙。「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二十四24)
  這些另類異端,它們有甚麼特徵或表現,如何影響教會呢?
  (1) 在思想根源方面: 類近新紀元運動的思想或信息。它們糅合各大宗教主張的精華,就如禪宗的處世智慧、瑜珈呼吸法、心理學的自我催眠術、印度教的萬物一源觀、佛教的輪迴學說、基督教的個人價值觀等。這些教訓都與神在聖經中的啟示相違。
  (2) 在所傳信息方面:在十字架的救恩以外,添加一些道理或經歷,畫蛇添足。近年有不少基督教會或教派,都會在傳講十字架的救贖之外,添加一些特別的啟示或道理,例如強調信徒要看見「異象」、作「異夢」,或動輒就說聽見「神的聲音」,另一方面則認為那些沒有聽見「聲音」的人都不屬靈……。這些都會擾亂信徒,使他們不再單單集中仰望十字架的救恩,漸漸以個人的屬靈經驗為信仰的焦點。
  (3) 在事工發展方面: 今日的世代,神在許多地方興起福音運動,教會有蓬勃的發展,但在發展的同時,許多教會或同工也受到試探,追求事工的成就和果效,卻忽略了跟隨基督必須捨己和背負十字架的道理。這種成功神學的試探,令教會和信徒失去了在世上為鹽為光的使命。
  面對魔鬼在這世代中,對教會及信徒所施行的種種詭計和攻擊。我們必須聽取猶大書中的勸勉,要辨別假道理、假教師的面貌,遠避異端思想的迷惑。而我們在教會中作領袖的,更不能抱着一種「兒戲」的心態,必須謹慎自守,為主所託付羊群而警醒,甚至不惜付代價,亦要維護信仰的正道。
二. 在真道上建立自己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卻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裏禱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20-21節)
  在一個異端思想無孔不入的世代,若要避免走錯路,唯一的辦法是回到聖經去。而且,不要將個人的屬靈經歷絕對化,要用神的話語去判別某宗教的真偽;也不可用個人的主觀經歷為依歸,來確立神的「真理」,倒要以神的話語來審視個人的信仰經驗。
  這裏的「真道」,跟第3節在原文是同一個字,是指信仰。那麼,我們怎樣能「在至聖的信仰上造就自己」呢?「造就」就是建立、建造的意思。而這裏所用的「自己」是複數的,因此猶大的意思其實是勉勵我們要憑着至聖的真道,彼此建立,互相扶持。要在至聖的真道上自建,那是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不單是一些客觀的核心真理與價值觀,更是要成為我們個人的、主觀的,內化了成為自己一部分的信仰與價值觀。我們怎樣能造就自己呢?
  (1) 要看重神的話語,以它為信仰與人生的真正基礎,不要輕易被其他思想或哲理動搖。
  (2) 要願意付上代價來明白神的話。學習和掌握怎樣全面而深入地鑽研神的話,領略神話語全備的信息。
  (3) 要把所學習之客觀的真理變成主觀的屬靈經歷。一個真正深入認識神話語的人,自然會不斷實踐所領會的,並在他的生命中流露出來。
結論
  若我們沒有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就不能分辨到底別人所說的是真是假。至聖的真道是我們信仰的根基,沒有它,一切都不能存立。作為主的門徒,我們不應單憑感覺來主導我們的人生,倒要把我們的人生建基在至聖的真道上,並要為堅守這全備的信仰而付上代價。
  今日很多人都會藉進修、閱讀等而「自我增值」。在屬靈的事上,你又怎樣「自我增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