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推基古?──對某堂講道的評論

作者 倫思學牧師.

zhzhchch  「誰是推基古?」這是某堂會的牧師在主日崇拜講道時向會眾的提問。接着,講員傳講了清晰的信息:教會的工作並非一個人能承擔,各肢體必須一同肩負堂會的事工。信息是按着堂會和會眾的需要而傳遞,結束時講員還挑戰會眾在未來一週內去尋找一個在堂會中可擔當的角色和事奉的崗位。

  講員所引用的主要經文是歌羅西書四章7-11節,另加上以弗所書四章16節,表明教會的成長有賴眾信徒的參與。講員表達自如並善用修辭技巧:他不時向會眾提問,激發他們反思,又配以與信息主題吻合的同一短片作起首和結尾。在整堂講道中,講員重複多次問會眾「誰是推基古」,以致當崇拜結束後,各人都會撫心自問是否願意成為推基古。
  若單從以上所述來看,這講道顯然是一篇有力的信息,因它既有焦點,又對會眾有要求,理應是相當不錯的講道。但若從講道學來衡量這篇信息,恐怕它還是略欠一籌,未能成為模範的釋經講道。
  那麼,這堂講道究竟欠缺了哪一籌呢?問題出錯在哪裏?
  嚴格地說,它只不過是一場演講,講員並沒有傳揚神的道。
  首先,講員並沒有展示出信息是由經文而來。他雖多次問會眾「誰是推基古」,但由始至終,他並沒有介紹過經文中的推基古這個人物,或解釋他的作為,或論述他與保羅之間有甚麼關係等。講員只是在講道之前與會眾一起讀出歌羅西書四章7-11節,之後就完全沒有解釋或重提任何經文的內容。他只是重複地要求會眾從他所播放的短片去識別出哪一位是推基古,便算交代了經文中的推基古。
  其次,整篇信息的中心思想並非由經文支配着,而是由所播出的短片支配着。講員在起首和結尾時都是播放同一套約兩分鐘長的短片。嚴格地說,他整篇的信息是講解那套短片而不是講解經文,他要求會眾注意短片中那一班孩童一起合力推開樹幹時那種歡樂的神情。
  至於這短片出自何處,講員並沒有交代。短片中所記錄的是:某南亞地區有一棵幾十呎長的樹幹橫躺在路面,阻塞交通;受影響的人以不同的眼光來看待這事情。有冷眼旁觀的、有憤怒的、有埋怨的,也有無奈的,但卻沒有任何人嘗試去作一些建設性的行動。接着,鏡頭集中在一個年約六、七歲的小男孩身上,他在雨中放下背包,獨自用盡全力嘗試把躺在路上的大樹幹推走,他的行動很快就激發了一班與他年紀相若的孩子協助推開這大樹幹。當他們費盡全力也無法把樹幹移動時,在旁的成年人就受這班孩子的行為所感動,他們不但改變了起初的態度,更是一個繼一個地自願加入了這個搬樹的行列。最後因人多力大,終於把大樹幹移開,交通便恢復正常了。
  所以,當講員問「誰是推基古」時,會眾不難指出是那第一位主動推大樹幹的小男孩;其實,這提問與問「誰是短片中的主角」無異。至於經文中的推基古是否一位拉頭纜的事奉者,歌羅西書四章7-11節這段經文能否釋出這個信息,仍有待進一步商榷。
  大體上,講道前半部的信息是「孤軍不能作戰,惟有眾志才能成城」,這樣「人多才能成事」的信息,根本上是人本的信息,與神無關。講員以此解說教會的事工也是同理,可能這是他在教會中看到的實情,但這樣的信息缺乏指向神的方向(Godward),彷彿把神置諸一旁,與一般的演詞無異,故算不上是講道。講道的下半部指出教會的需要,信徒要有推基古事奉的精神,講員勉勵會眾要效法推基古。至於甚麼是推基古事奉的精神,要效法他哪些東西,講員都沒有直接說明,但從短片中我猜想是主動的服事、喜樂的服事、不計較成果的服事吧!這點雖然對會眾有貼身適時的應用,但因缺乏經文的依據,仍未算是講「道」的本質。
  真正的講道,必須向聽眾講解聖經經文中神的作為和計劃,以致會眾懂得在今時今日如何回應神的恩典並遵照神的計劃。上述的講道怎樣改善呢?我的建議如下:講員先要把歌羅西書第四章所記載的推基古連繫於主的事工上,並講述他在使徒保羅身上所作的一切事,又突顯出推基古配受稱讚的特質(例如指出他如何忠心地服事主),繼而引申成為今日服事主的人當有的品格和行為。這時,講員可以把教會當前所面對的難處或迫切需要展示在會眾面前,應用在會眾身上,進而鼓勵眾肢體效法推基古,願意投入教會的事奉行列,忠心事主,榮神益人。相信這樣受着經文支配的信息,適時貼身地應用在會眾身上,便能成為有能力改變生命的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