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進深靈旅感言

作者 程行中弟兄.

  感謝賴牧師等的帶領!在這前後十三天的上山下海旅程,賴牧師讓全團團友每日心靈充滿了神的話語。即使賴牧師陪我們靈修並走完上午的旅程,已非常疲憊,但在下午他還是打起精神,在車上陪伴我們,將神的話語深入淺出地告知我們。在各處景點,他把相關的聖經記述與我們分享,引導我們思考問題並應用,使我們不但飽嘗靈糧,而且對聖經中所記載的人、時、事、地有更深的認識。加上旅館及餐食也非常好,使我們每日精神充滿,能全神聆聽講解,這也看出主辦機構用心良苦。另外,更要感謝賴牧師在迦拿婚筵教堂(主耶穌第一次行神蹟以水變酒的地方)主禮,給我與太太重申結婚48周年的婚誓,在場有47位見證人,場面感人。

  我特別感謝神!太太Eva有一毛病,在下樓梯時右腿會痛有一段時間,不幸在出發前數天右邊坐骨神經疼痛,不良於行;我給她拔罐治療一次並迫切禱告。到達以色列後,她竟然能全程隨團上下樓梯而沒問題,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而我有一痼疾,早上起來要上大號五至六次,約費時一小時,每餐之後還要上一次,已有三年多了。德州和加州醫生們都給我檢查過,並開出藥劑給我吃;但治療那麼久,只能稍微改善,減為三至四次,十分擔心這會全團的行程。感謝主,到達以色列後,每天早上只上二次,完全沒有耽誤團友,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

  耶路撒冷是我心靈的故鄉──主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受辱、受苦、受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被埋葬在墳墓裏,第三天從死裏復活,萬有都服在主的腳下……。我是本着朝聖與感恩的心情來到這苦路。我們這團共有49人,由當初耶穌被彼拉多判死刑的衙門,背上十字架開始走的一條苦傷路(Via Dolorosa),一路前往主死而復活的聖墓堂。走在這條上坡的石子路,回想主耶穌當日為我們的罪背負沉重的十字架,汗與血流下在這顛簸的石子路上……我的心情頓覺十分沉重,願心靈與主合一,感受主為我們所受的苦和祂要跟我們所說的話。但一下子被四周圍叫賣聲以及站在我面前拿著項鍊說“one dollar…one dollar”的噪音打斷,沒法與主的靈互動,一路上就在這種環境下走進聖墓堂。「主啊!我有軟弱,我易被世界造成的環境所干擾,未能用心靈與祢互動,沒有靈裏的更深衝擊與感動,請祢原諒。」在主的墓地前,有非常長的人龍在排隊等候進墓內朝拜祈禱,導遊說沒時間進入;為了不脫隊,也就匆匆忙忙地走馬看花,走出聖墓堂了。之後再到花園塚,有一傳統說主是葬在此處;由於人多,也未能獨自進墓內安静禱告。我發誓還要再來耶路撒冷,重臨這二處。感謝讚美主,以色列航空公司臨時更改航班,延一天才離開聖地,所以就給了我們再來朝拜的機會。

  再去朝拜的早上,吃早餐時,與一位來自美國密西根州的朝聖團員談話。彼此言及主墓問題,好像是聖靈給我的啟示,我說:「主墓現已不在外面,乃是在人自己的心中」,她非常同意我這結論。我和Eva租了一輛計程車,先到花園塚。感謝主,墓前人不多,我們二人在墓內跪下安静禱告,我的祈求大致如下:「主啊!祢真偉大,感謝讚美祢,祢救贖了我,我願親近祢,願祢也親近我。願祢看顧和保守中美不再有任何貿易戰,願世界在祢裏面有平安、和平,世人都尊祢為聖,以迎接祢的再來。願祢拯救我的兒子們、兒媳們、孫子女們,願他們都成為祢的真門徒,為祢所用。」之後,我們走路,從大馬士革門(回教徒的地方)進入苦傷路的北邊,再進入聖墓堂,然後再以帶禱告式的排隊走了三小時多,慢慢地進到主復活的聖地。感謝主,我和Eva進入墓內朝拜時,只有我們二人。由於很多人在等候,怕他們待太久,我祈禱的内容與在花園塚的相類似,然後匆匆出來了。求主原諒我的不敬。

  在寫這篇文章時,正值以色列復國70周年,願神賜福這個國家,願福音能在以色列傳開,願神帶領他們認識主耶穌基督就是他們的彌賽亞!願神賜福賴牧師,賴師母,何牧師及這團的每個團友,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