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聖地行餘話

作者 彭顧.

  這次十三天的聖地行,每天看到很多,聽到很多,感受也頗多。離開以色列前後幾天,發現自己一直在哼唱The Holy City 這首歌,尤其是激動人心的副歌部分。原來對以賽亞在災難中的讚美頌歌一直不理解,回美國後有了新的體會,不自覺中打心眼喜歡那些讚美敬拜的詩歌。當神的權能和慈愛在心中更加真實的時候,讚美敬拜會越來越自然而然。

  當腳踏上這塊古老的土地,身臨其境的時候,聖經裏的一個個場景活化在眼前。站在迦密山上,望着眼前一覽無遺的耶斯列平原,我好像看見了來向先知以利沙求救的書念婦人。來到迦拿婚筵教堂裏用石頭琢成的大水缸前,好像看到僕人倒進去無色無味的水、舀出來顏色變了的醇香好酒時的驚訝和欣喜,「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約二9)。在拿撒勒村的山坡上,栽種着橄欖樹,樹根上發出嫩芽,這嫩芽種在地上,可以長成一棵橄欖樹。「拿撒勒」的意思是「新長的芽或枝條」。以賽亞書、耶利米書、撒迦利亞書都明明說這「芽或枝條」就是那彌賽亞——我們的主耶穌,聖經中那些不明白耶穌身分的人稱祂為「拿撒勒人耶穌」。 在今日的以色列,難怪在拿撒勒信主的阿拉伯人人數僅次於在伯利恆的,名列第二位。為甚麼猶太人就是不信呢?以色列國中的猶太人少有信主的!

  行程第五天,我們來到撒馬利亞,聽到現在還有撒馬利亞人這一非常特殊的族群:他們前一天(4/29/2018)在過逾越節,他們有不同於猶太人的日曆、節期、文字,只認摩西五經。看着街上穿着白色傳統服裝的撒馬利亞人和祭祀後依稀的清煙,驚得我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一般認為,撒馬利亞人是北國滅亡(公元前722年)後以法蓮支派和瑪拿西支派的以色列人與亞述遷來的外邦人通婚的後代,但是我回美國後仔細讀列王紀有關的章節和資料,沒有明確通婚的證據。根據撒馬利亞人二千多年來對傳統的持守——堅持不與外族人通婚,我認為撒馬利亞人的定義應該從他們與猶太人的分離來看,而不應該以通婚的後裔來定義這個族群。我們知道耶穌家譜中有好幾個外邦女子,但沒有人會說耶穌不是猶太人。列王紀下十七章40-41節說他們亡國後仍照先前的風俗去行,既拜耶和華又事奉外邦人的偶像——而這正是他們亡國的原因!我們知道猶太人亡國之後再也沒有偶像崇拜。從耶穌和撒馬利亞婦人在井邊的對話看,撒馬利亞人到了主後一世紀應該沒有拜偶像了,否則我們的主肯定會提及。現在他們的敬拜對象完全是獨一神,看不到偶像崇拜。Samaritan theology shows no sign of the influence of paganism among the colonists sent by the AssyriansFrom Pictorial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on Samaritan, page 245)。是他們中間有變化呢?還是列王紀說的「他們」是指那些遷移過來的外邦人,而非撒馬利亞人?我個人傾向第二種看法。二百多年後,被擄的猶太人回到耶路撒冷,在所羅巴伯帶領下重建聖殿,一般認為撒馬利亞人想要來一起建殿,卻被斷然拒絕;之後撒馬利亞人惱羞成怒,想方設法阻止猶太人建殿。我仔細讀了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以斯拉記四章9-10節說;「利宏省長、伸帥書記和他們其餘的同僚,法官、官員、軍官、波斯官員,底拿人、亞法薩提迦人、他毗拉人、亞法撒人、亞基衛人、巴比倫人,和書珊迦人、底亥人、以攔人, 以及被亞斯那巴大人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城和大河西邊一帶地方其餘的人」(和修版,下同),是一批被遷移到撒瑪利亞城的外邦人,不是撒馬利亞人。尼希米記四章7節說,「參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亞捫人和亞實突人聽見耶路撒冷城牆正在修造,破裂的地方開始進行修補,就非常憤怒。」當中沒有撒馬利亞人。抵擋尼希米建城牆最厲害的和倫人參拉巴是波斯帝國中撒馬利亞省長,耶路撒冷原來是他管轄的,他當然會反對尼希米建城牆。他是和倫人,不是撒馬利亞人。看來撒馬利亞人真是被冤枉了!據說之後撒馬利亞人在基利心山上另建敬拜的殿宇,猶太人對此非常不滿。到了馬加比時代,猶太人領袖約翰‧許幹(John Hyrcanus)於公元前128 年向撒馬利亞人施壓,後者不肯改信猶太教而被殺,撒馬利亞城被毀。  可以想像撒馬利亞人和猶太人兩者關係之惡劣!到了耶穌時代,同是亞伯拉罕子孫的撒馬利亞人被猶太人看是foreigner,彼此沒有來往,深深的裂痕依舊!我回美國後重讀約翰福音第四章,更加體會耶穌和撒馬利亞婦人的對話,也更加明白為甚麼撒馬利亞婦人會提禮拜的地方、為甚麼門徒希奇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只是沒人問……。有意思的是,路加福音第九章記述撒馬利亞人不接待主,第十章卻記述耶穌用好撒馬利亞人比喻鄰舍——這是聖經中最有名的故事之一。好撒馬利亞人現在成了專門用語,我小女兒就是在Good Samaritan Hospital 出生的。賴牧師在車上提到耶穌升天前,特別交吩咐門徒要到撒馬利亞傳福音。我當時聽了百感交集!撒馬利亞人在主心中有着特別的一個位置!相信有不少撒馬利亞人信了主。回美國後我在網上Wikipedia 看有關資料,說康士坦丁大帝使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後,拜占庭帝國於529 年555年 二次鎮壓撒馬利亞人的反抗,殺掉了大批撒馬利亞人,後來又清洗不肯改信基督教的撒馬利亞人,以致撒馬利亞人人口急劇下降。到了土耳其奧斯曼帝國時期(十四至二十世紀),大批撒馬利亞人或是被迫改信伊斯蘭教、或是被殺掉。導遊Mr. Israel 說,到了二十世紀初,撒馬利亞人只剩下150 人,由於他們不和外族人通婚,人口增長很慢,近年才允許和猶太女子結婚,現在人口増至756 人(Wikipedia 顯示,2017 /1/1 撒馬利亞人的人口統計是796),其中一半是和猶太人通婚的人口!啟示錄提到受印的以色列人中沒有撒馬利亞人,但我們知道他們原本都是以色列人,我們的主知道每個撒馬利亞人屬於哪個支派!他們同猶太人一樣,都是神眼中的瞳人!盼望他們早日認識我們的主耶穌!

  撒馬利亞人的歷史是這麼坎坷,猶太人也是同樣多災多難!在大屠殺紀念館聽到孤兒們唱以色列國歌,看到猶太人進毒氣室前脫下來成堆的鞋子,我心裏沉甸甸的。二戰時德國納粹蓄意要滅絕猶太人,當時德國教會沒多少人為猶太人發聲。如果是我,我敢說嗎? Mr. Israel 二次提及羅馬天主教也是沉默,而且從來沒有為此道歉。可以想像這位導遊每天看見聖地那些香火繚繞的天主教堂時的感受!七十多年過去了,高度文明的今天,仍有人公然要把以色列人從巴勒斯坦趕走, 甚至要殺滅猶太人……我想起了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禱告:「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 他們不曉得。」

  以色列周邊全是伊斯蘭教國家,他們在這塊彈丸之地奮發圖強,能存留到今天,處處是神蹟!從前以色列人進迦南後,以色列在軍事、經濟、文化等各方面都不如周邊外邦人,那時候神要他們靠祂。現在以色列的軍事、經濟、文化等都強過鄰國,正如先知書上說的,「我必向以色列如甘露;他必如百合花開放,如黎巴嫩的樹扎根」(何十四5)。從以色列紀念七十週年獨立日歌中,看出他們也知道這是神的恩典。

  猶太人的聰明絕頂舉世公認,他們和神的關係長達四千年,按理說他們最認識神,信主人數比率應該最多。實際上正好相反,這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paradox!是甚麼蒙住了他們的眼睛呢? 「他們所做的, 他們不曉得。」如果我是他們,我會怎樣?求神開我們的眼,使我們真看見!

  我的生日正好落在這次行程中,沒想到賴師母記得,路上大家不僅給我唱了生日歌,晚上導遊Sharon 又給我準備了蛋糕。這次在聖地過生日,我一輩子不會忘記!年近五十了,我還有多少日子可以被主用呢?記得在彼得受職堂賴牧師所說的一番話:將來我們見主面時,主肯定會問我們「你愛我嗎?」。當時我向主祈求,幫助我每天多愛祂一點,每天多思念主一點,多談論主一點,多服侍主一點。在加利利海上,聽完何牧師關於耶穌平靜風和海前後三類人的信息,我在禱告中求神賜給我從信心而來屬靈的眼光,使我能分辨。我再次立下心志來跟從祂,做那忠心又良善的僕人,將來可以進去享受主人的快樂!求主幫助,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着智慧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