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賜福」的神被降為「祝福」的神?

.

 
許多教會的聚會中、講台上或弟兄姊妹交談問安時,常聽見說:「願神祝福你」,有時在教會文章中亦常看到「神祝福大家」的話。每當聽到或看到這句話,內心都感到不安,不期然發出這問題:何以「賜福」的神被降為「祝福」的神?

為何有此問題?因為自我年輕(已超過半世紀)直至近約二十年前,幾乎從未聽到傳道人或弟兄姊妹說「願神祝福你」,大家都一致說「願神賜福你」或「願神賜福給你」。但如今情況卻使人產生混亂。去年在一次公開聚會中,一位操粵語的牧師在禱告時多次求神「祝福」會眾,但普通話傳譯的弟兄每次都改為求神「賜福」,牧師可能醒覺有問題,於是改用神「賜福」;其後牧師又再用神「祝福」,但傳譯弟兄紿終堅持用神「賜福」。當時在座的會眾中,想必有人感到困惑,難道「賜福」與「祝福」是同義詞嗎?

 

.「賜福」與「祝福」的分別

我們必須明白中國字詞是有固定意義的。多年以來,中文聖經的翻譯者皆精通中文,包括近二百年前譯成中文聖經的馬禮遜博士。他曾說:「但凡翻譯,譯者都有兩重天職:一是準確瞭解原文的意義、領會原著的精神;二是用文字忠誠、清晰、地道地表現出原著的意義及精神。」1中文聖經譯者都很着意「賜福」及「祝福」兩詞的分別。資深文字工作者姚志華弟兄在〈祝福與賜福〉一文中指出:祝福「『原指祈求上帝賜福,後來指祝人平安和幸福』(《現代漢語詞典》),如果把『祝福』的原意套進『願天父祝福你』這句話,它就會變成『願天父祈求上帝賜福給你』,那顯然說不通」。2 事實上,中文「賜」字是「賞賜、恩賜」之意,乃是由上到下施恩的行動。「賜」本來是由上給予下之意。3 清朝初期著名字典《正字通》說:「上予下曰賜。」中文「祝」字的意義卻是「祝願、祝禱」,乃是由下向上的祈求。「祝」源自甲骨文,字形分左右兩邊,左邊像祭台或神主,右邊像人跪着向祭台

或神靈祈禱,並強調人用嘴巴與神溝通。4 兩者分別非常明顯,含義也很重要。

. 聖經版本的譯文

詳細查考聖經中提及神「賜福」的出處,發現所有中文譯本都有一致的譯法。

例如創世記十二章2-3節記載神呼召亞伯拉罕時的應許,《和合本》譯文為:「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新譯本》、《現代中文譯本》、《當代聖經》、《和合本修訂本》,都譯為神「賜福」,而人只能「祝福」。漢語聖經協會於2015年出版的《新普及譯本》在這兩節同樣譯為神「賜福」及人「祝福」。

另一段在崇拜中教牧祝福時常用的經文——民數記六章24-27節,和合本譯文為:「『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他們要如此奉我的名為以色列人祝福;我也要賜福給他們。」其他譯本在這幾節也幾乎全部譯為神「賜福」給人,而祭司「祝福」以色列人。5

還有一段被稱為「舊約中的主禱文」的詩篇第67篇,《和合本》譯文為:「願神憐憫我們,賜福與我們,用臉光照我們,好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萬國得知你的救恩。……神——就是我們的神,要賜福與我們。神要賜福與我們;地的四極都要敬畏他!」三次都說神「賜福」與人。其他譯本亦完全這樣翻譯。

遍查全本中文《和合本》聖經,會發現新舊約提及神「賜福」116次,出自107處經文。「祝福」出現106次,出自103處經文,全用在人(如祭司、君王、父親、百姓、弟兄姊妹等)為他人祝福。

也許有人會問: 「主耶穌在世上時, 豈不是也為人祝福? 」因馬太福音十四章19節說:「( 耶穌) 就拿着這五個餅、兩條魚, 望着天祝福,擘開餅,遞給門徒」,而馬可福音十章16節:「(耶穌)於是抱着小孩子,給他們按手,為他們祝福。」我們當知道主耶穌在世時以人子身分承擔救贖世人的工作,祂要時刻倚靠聖靈能力,並尋求天父的旨意與引導,故此祂為眾人「祝福」是祈求神賜福給他們,這樣的翻譯正是合宜。

.「賜福」與「祝福」混淆之因

既然從過往到現今絕大部分中文譯者都嚴謹地區分「賜福」與「祝福」的意義,何以近二十多

年來教牧及信徒竟會把神「賜福」說成神「祝福」呢?

去年在台灣曾與中華福音神學院幾位校友討論這問題,他們中文水平都很高,其中三位皆為神學工作者,一位任講道學教授,我得到以下結論:

1. 教會人士現今普遍中文程度下降,因此不能察覺「賜福」與「祝福」的分別。

2. 英文“Bless”一字可同時譯為「賜福」及「祝福」,但一般人忽略這兩詞在中文有不同意義。

3. 現代信徒對聖經不夠熟悉;許多教牧亦因教會事工忙碌,對聖經研讀不夠深入,對聖經字詞瞭解不足。

4. 許多教牧及信徒已經失去背誦經文的習慣,教會已沒有「背金句」或「背經」的文化。

5. 傳統聖詩中文水準很高,如《普天頌讚》第383首題目為「上主賜福差遣」,第12首其中一句為「因祂拯救賜福」。《生命聖詩》第252首其中有「主必賜福如降大雨」,第529首題目為「願主賜福保護你」。但如今許多寫新潮詩歌的人對聖經與神學一知半解,用詞不當。故把神「賜福」寫成「祝福」,信徒習以為常,便很難改口了。

. 必須撥亂反正

何以要為神「賜福」及神「祝福」有所不同而大作文章?因為當你把「賜福」的神說成「祝福」的

神,不單是文詞不通,更貶低了神的地位:至高神豈不是還要向一位比祂更崇高、更偉大的神祈求?不知不覺間,我們把神貶為與我們同等的地位了!

香港大學中文系前任教授陳耀南博士, 曾在《明報月刊》二○一一年五月號〈上帝永不祝福〉一文中強調:「唯一的神——上帝——只能『賜福』,不會——永不會——『祝福』」。他在一次專題講座中,更義正詞嚴地指出這語病的錯誤。

「十步釋經法」是從「細察事實」開始,解釋時要注意「詞的意義」、「上文下理」、「邏輯推理」等。聖言資源中心的宗旨是「致力實踐,建基聖言」。實踐即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包括言語、態度及行動。因此「祝福」與「賜福」兩詞,必須按正意分解,才能使弟兄姊妹更得幫助。

 

. 謙卑反省必能改正

在網上看到林婉容姊妹的分享:

很多年前,有一次我滿懷着好意對一位弟兄說「神祝福你」,不料,這位弟兄還來不及禮貌上地回應,立刻先糾正我:「人沒有能力賜福,所以才彼此祝福,但神是一切福氣的源頭,祂不祝福,而是賜福!」當下,雖然我在神學觀點上完全同意,卻很不服氣對方的「咬文嚼字」。畢竟,「神祝福你」是一句外來語,從英文的“God bless you”直譯過來的。翻譯得不精準沒錯,但大家都明白、且默認這句話的意思,沒有人會因為這樣一句話就忽略了神是賜福者啊!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發覺自己裏面的不服氣,其實不是基於那位弟兄對細節的堅持,而是因為當時被對方的態度冒犯了。蒙了光照之後,我開始改口說「神賜福你」。令人驚奇的是,雖然心裏所懷的意念是一樣的,口裏所說的話就差那麼一個字,但真的不一樣!說話時信心的程度不一樣。從那時候起,我開始操練,隨時留意讓口中的字句釋放最大的正能量。「心裏相信」和「口裏承認」兩者相輔相成,可以在我們的生命中成就很大的能力。信道從聽道而來,聽道從基督的話而來。當我們口裏宣告真理或神的話,自己和旁人聽了之後,裏面會生發信心;反之,當我們忽略常見的語病,也可能給聽的人(包括自己)的信心帶來負面的影響,甚至在不知不覺之中混淆了真理。6

我為林姊妹感恩,因為她謙卑反省,在分辨出「賜福」與「祝福」兩詞不同的意義後,能決心改正。

去年在香港曾與華人福音普世差傳會前副總主任何俊明牧師交談此問題,他告訴我在美國總會事奉時,一位同工接到電話,被質詢何以《華傳雙月刊》的文章竟使用「神祝福」一語。當時總主任林安國牧師立時說:以後月刊文章定必注意,只使用「神賜福」。林牧師的回應,亦是佳美榜樣。

 

. 結語

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詩十二6)大衛亦說:「至於神,他的道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詩十八30上)我們當如詩篇第一百一十九篇的詩人所說:「祢的話極其精煉,所以祢的僕人喜愛」(140節)。

甚願我們時常「留意聽」神的話(賽五十五2),背誦於心,不忘主話(詩一一九16),更不隨意更改,願神「賜福」給你!

~~~~~~~~~~~~~~~~~~~~~~~~~~~~~~~~~~~~~~~~~~~~~~~~~~~~~~~~~~~~~~~~~~~~~~~~~~~~~~~~~~~~~~~~~~~~~~~~~~~~~~~~~~~~~~~~~~~~~

附註

1 海恩波:《傳教巨匠馬禮遜》,全譯本,陳賜明譯(香港:基督教文藝,2018),頁152

2 姚志華:《求正話是——教會中文趣談與辨正》(香港:福音證主協會[總代理],2014),頁40-41

3 《百度百科》(網上版),見條目「賜」(漢語漢字);取自網頁:https://baike.baidu.com/item/%E8%B5%90;瀏覽於20181026日。

4 《百度百科》(網上版),見條目「祝」(漢語漢字);取自網頁: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A5%9D/54167;瀏覽於20181026日。

5 唯一沒完全一致是《新譯本》民六27:「他們要這樣奉我的名為以色列人祝福,我也要為他們祝福。」(編按:2016年網上版《新譯本》把下半節修改為「我就會親自賜福給以色列人」。)

6 林婉容:〈神祝福你〉[網上文章];取自林婉容敬拜網誌(SehlinMusic.com);瀏覽於201810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