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ium online

在被擄之地得見神的寶座 10月20日(星期三)

 在遍地黑暗時得見高天的寶座.jpg

10月20日(星期三)

賴若瀚牧師

在被擄之地得見神的寶座

「狂風從北方颳來,隨着有一朵包括閃爍火的大雲,周圍有光輝;從其中的火內發出好像光耀的精金……從其中顯出四個活物的形像來。」(結一4-5)

            以西結書是一本論述「神的榮耀」的書卷。「榮耀」一詞在一至十一章共出現十四次(註一);其他出現的地方在三十九章11、21節,四十三章2至5節,四十四章4節等,是舊約聖經中論「榮耀」最多的一卷。

            以西結大概於公元前622年出生於祭司布西的家(結一1-3),年青時與猶大百姓一同被擄至巴比倫(註二)。到約雅斤王被擄之後第五年蒙神呼召作先知。

            以西結書整卷信息,強調猶大國被擄乃出於神,是神使背道百姓回轉的必要途徑,而且被管教的民將來要得恢復,成為榮耀的神治政體,有聖殿在他們中間。

            這卷書開始時,記述一個獨特的異象,是神在巴比倫的迦巴魯河邊給以西結先知看見的(結一3)。這異象充滿象徵性的人物與含意。以西結看見「四個活物的形像」(一5),而四活物在啟示錄再次出現(啟四6-7)。

四活物到底是誰?他們其實是基路伯天使(參結十1-14;也注意15、20節)。在他們頭上的穹蒼有「寶座的形像,彷彿藍寶石;在寶座形像以上有彷彿人的形狀。我見從他腰以上有彷彿光耀的精金,周圍都有火的形狀,又見從他腰以下有彷彿火的形狀,周圍也有光輝」(一26-28)。

因此,被擄到外邦的以西結先知,雖然目睹神的榮耀離開聖殿,卻也在被擄之地見到神榮耀的寶座!這異象幫助先知不致絕望,而且確信神仍掌管萬有,祂的榮耀也必有一天會再臨。

禱告:

主,求祢開我們的眼睛,讓我們看到雖然今日的世界不斷步入黑暗,祢卻仍在寶座上掌權,而且祢的眼目遍察全地,任何惡謀和不義在祢面前也無法隱藏。

*註一:參結一28,三1223,八4,九3,十418-19,十一22-23

*註二:公元前597年,參王下二十四10-17;結一2-3,三十三21

錯置焦點的事奉 10月16日(星期六)

 在遍地黑暗時得見高天的寶座.jpg

10月16日(星期六)

賴若瀚牧師

錯置焦點的事奉

祂離棄示羅的帳幕,就是祂在人間所搭的帳棚;又將祂的約櫃(原文作「能力」)交與人擄去,將祂的榮耀交在敵人手中。(詩七十八60-61)

以利的兩個兒子倚賴約櫃,南國猶大的領袖被擄前倚賴聖殿,結果兩者都不能保護那些背棄真道的百姓。這是因為這些領袖在信仰上本末倒置,遵守儀文過於實行真理,看重外表過於內心,忘記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公義、憐憫、信實(太二十三23),忘了徒有外表的信仰根本毫無意義。神對祂的子民所要的,是他們離棄偶像、虛謊與詭詐,手潔心清地轉向真神(撒上十五22-23;彌六8)。

             讓我們也藉此省察,今天我們在屬靈的群體中所倚靠、所誇口的是甚麼?是華麗的禮拜堂?是豐富的物質資源?是會眾的地位和才幹?在社會變動不安的日子裏,我們可曾覺察,如果我們倚靠這些過於倚靠神,神的榮耀便有可能漸漸遠離。

            對現代人來說,宏偉的禮拜堂、美好的傳統或物質的資源已成為聖工的倚靠,甚至產生一種神同在與賜福的錯覺。但人是看外貌,神卻看內心。教會需要有實質的信徒,屬靈團體需要有鮮明的異象,用生命去傳承神的工作,這些工作才會長久。

禱告:

主,求祢赦免我們,因為很多時候,我們容易用工作代替了與祢親近,用奉獻代替了對祢真正的順服。在教會中,我們也看重外在的建設,甚於靈性的成長。求祢幫助我們,再次校正生命與事奉的焦點。

先知最後的呼喚 10月13日(星期三)

 在遍地黑暗時得見高天的寶座.jpg

10月13日(星期三)

賴若瀚牧師

先知最後的呼喚

「你們且往示羅去,就是我先前立為我名的居所……所以我要向這稱為我名下、你們所倚靠的殿,與我所賜給你們和你們列祖的地施行,照我從前向示羅所行的一樣……」(耶七12-14)

以色列人在聖殿時代,仍犯以利家族在示羅時一樣的錯誤,以為有約櫃或聖殿存在,無論生活如何敗壞,神仍會不離不棄,保守他們平安。

            因此,耶利米在國家危急存亡之秋,懇切陳詞,傳達神對人最後的呼喚。他的「殿前講道詞」(耶七至十章)發人深省,指出以色列人正重蹈「以迦博」事件的覆轍,提醒他們信仰上的一大錯誤:倚靠榮美的聖殿,作為遵行神旨意的代替品。若他們仍不悔改,遠離偶像和道德上的種種惡行,神至終會使聖殿被毀,百姓被擄去外邦。

在當時猶太人眼中,這聖殿是神的居所,祂必定會保護,因此他們說:「這是耶和華的殿」(耶七4);更得意忘形地宣告:「我們有智慧,耶和華的律法在我們這裏」(耶八8)。

他們卻忘記了神在所羅門獻殿時提出的警戒:「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倘若你們轉去丟棄我指示你們的律例誡命,去事奉敬拜別神,我就必將以色列人從我賜給他們的地上拔出根來,並且我為己名所分別為聖的殿也必捨棄不顧,使它在萬民中作笑談,被譏誚。」(代下七14、19-20)

            今日這場世紀疫症,加上社會和經濟環境連番的波動,會否也在提醒我們,作為神的子民,我們必須再次回到神的話語中,謙卑省察,並為自己、為教會、為世界而悔改、代求!

禱告:

主,求祢憐憫我們,不要像昔日的以色列人般,以為只要有神的殿,便一切穩妥;讓我們在祢面前更徹底地敞開心靈,檢視自己的生命:我們有否真正順服祢、跟隨祢?

以迦博:榮耀離開以色列 10月9日(星期六)

 在遍地黑暗時得見高天的寶座.jpg

10月9日(星期六)

賴若瀚牧師

以迦博:榮耀離開以色列

以利的兒婦、非尼哈的妻懷孕將到產期,她聽見神的約櫃被擄去,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就猛然疼痛,曲身生產;將要死的時候……她給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說:「榮耀離開以色列了!」這是因神的約櫃被擄去,又因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撒上四19-21)

撒母耳記上第四章記述一段以色列人黑暗的歷史。當時以利擔任士師,他也是祭司。但以利兩個兒子是惡人,不認識耶和華神(撒上二12)。有一次他們把神的約櫃抬出去與非利士人爭戰,本以為神必定不會讓祂的約櫃蒙羞。然而,這些虛有其表、內心沒有真正順服神的人,最終為自己的罪賠上性命,約櫃也被非利士人擄去

            以利擔任士師四十年,但因為尊重兒子過於尊重神(撒上二29),最後帶來羞辱與悲哀。約櫃被擄,以利與他兩個兒子在同一天死去。以利的媳婦、非尼哈的妻子在臨死之際產下兒子,給他起名為「以迦博」(Ikabod),意思是「榮耀離開以色列了」。

            約櫃是神同在的表徵,怎可以被擄呢?神給以色列人上了重要一課,讓他們知道不可以倚靠外在表徵或宗教傳統。祂甚至不顧惜自己的約櫃,讓它被擄到非利士地。

今日的西方社會不斷高舉人的智慧,把很多人類在歷史上一直持守的道德價值拋諸腦後。但疫情持續多時,反覆不退,世界陷入迷失、混亂當中,在在反映出神對人可能已抱着「任憑」的態度;「以迦博」也可能會成為我們這個世代的表徵。

禱告:

主啊,當世界似乎正步入前所未有黑暗中,在這世俗文化的洪流裏,求祢憐憫、保守我們能遠離虛謊,堅守祢與我們所立的聖約。

當神的保護撤離 10月2日(星期六)

 在遍地黑暗時得見高天的寶座.jpg

10月2日(星期六)

賴若瀚牧師

當神的保護撤離

他們從疏割起行,在曠野邊的以倘安營。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日間雲柱,夜間火柱,總不離開百姓的面前。(出十三20-22)

神的榮耀是祂屬性的彰顯。當神的榮耀臨在一個地方,就印證祂的喜悅、賜福與保護。然而,神的榮耀同時具有管教與審判的功能,當神不喜悅祂百姓的時候,會將祂的榮耀撤離。從舊約聖經中可見神的榮耀至少有三次離開祂的百姓。

  以色列人剛離開埃及,已有雲柱與火柱帶領他們,或起行或停留,都靠雲彩的指示。雲彩不獨有帶領作用,同時更保護以色列人行走曠野路。曠野日間烈日當空,沒有簷棚遮蓋,極度酷熱難受;但晚上氣溫隨着太陽下山而迅即轉冷,令人無法抵禦。

試想像以色列人在曠野四十年之久,驟冷驟熱,根本無法生存。神卻設立了世界上最偉大的空調設備──冷暖氣皆齊全:日間有雲柱蔽日,晚上有火柱暖身,保護以色列人四十年之久,祂對以色列人的看顧實在無微不至。

            然而,以色列人因為在曠野犯罪頂撞神,一次神讓火蛇進入他們中間,死亡的人不少。後來摩西遵照神的吩咐造銅蛇,讓凡被蛇咬的人一望銅蛇就得以存活(民二十一6-9)。其實當時曠野充斥着火蛇(申八15),為甚麼牠們只在這時出來傷人呢?相信是神一直用火柱四周安營,不讓火蛇進到營中。但當神將火柱撤離,四周的毒蛇自然大批湧現。

由此可見,我們千萬不要因為蒙神賜福便習以為常,任意而行。主耶穌說:「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約十五5)我們若離開了神賜福的範圍,根本無法作甚麼。神不用主動審判人,只要將祂保護與賜福的手挪開,情況就會不堪設想。

禱告:

主啊,求祢憐憫我們,不要對祢的恩典「習以為常」,不知感恩;因而輕視祢的命令,遠離祢的保護。